服务电话:400-013-2313
当前位置:热点资讯>> 返回

甘做“小三”30年,辛苦打拼为哪般

发布时间:2013-01-31 12:17:58   浏览次数: 1677
0
痴情的她甘做“小三”跟随心爱的男人30年,帮他一起打理企业。然而,男子去世后,她却未为自己谋得自己认为该得的一份利益和保障。昨日,北仑法院新受理一个合伙合同纠纷案,案件的原告就是这名心有不甘的女子李盛莲(化名)。

初识,他已为人夫,她心甘情愿跟随他还一起办了厂,一直默默打理着一切

19岁那年,李盛莲高中毕业。为了谋一份求生的手艺,她到一家裁缝店学缝纫,旁边一家家具店店主常常带着儿子王兴达(化名)过来量体裁衣。一来二去,王兴达和李盛莲就熟悉了。

王兴达比李盛莲大6岁,没读过什么书,已经结婚,孩子也才出生不久。李盛莲跟着他,知道自己无望成为正室,却表示能一直跟在王的身边就够了。他们认识之后,王兴达曾离过一次婚,然后再婚,再生子。只是他选择的,依然不是李盛莲。

李盛莲30岁时,和王兴达商量着办了个家具厂。几年打拼下来,厂子规模日渐扩大。这是一家个人独资企业,企业注册在王兴达名下。李盛莲说,当时办厂的资金是二人共同出的,她出四成,王兴达出六成。厂名叫“兴盛家具厂”,就是取自两人的名字。

李盛莲是高中生,在当时已是不错的文化水平,而王兴达最初基本上只认识自己的名字。因此,从最 初的承担会计、出纳等工作,到后来,她几乎是全面负责了家具厂的生产、经营管理。李盛莲说,她没有成家,就把厂子当成了自己的家,一心扑在打理企业上。她 每天的生活说起来也很单调,吃、住都在厂里,所有的心思也都在厂里。还将父母、兄弟姐妹的房产拿来作抵押,给企业贷款。此外,她也常常以自己个人的信用为 保,为企业发展筹措资金。

李盛莲没有孩子,就把王兴达与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儿子王全安(化名)当成自己的儿子来教育。王全 安毕业,她带着他出去联络客户、熟悉业务;王全安结婚,她帮他置办房子、打理装修事宜。王兴达对李盛莲的个人能力也完全放心,对厂里的事情也慢慢放手。工 作不操心,手里又有闲钱,王兴达开始过起了喝喝茶、把玩名贵石头的安逸生活。

他患病离世,徒留一摊琐事

天有不测风云,三年前,王兴达被确诊患有癌症。李盛莲说,王兴达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特意请来了 律师,并在律师的见证下,和自己签署了一份《合伙协议书》。协议书的大致意思是,尽管工厂注册在王的个人名下,但实际为王、李合伙出资。然而,工商部门的 登记却显示,一年后,王兴达去世前,委托王全安办理了相关手续,将企业登记在了王全安名下。

王兴达去世后,王全安有心将企业的经营工作收回,为此和李盛莲发生了一些矛盾。另一方面,企业经济效益不好,当初李盛莲以自己名义作担保的借款,银行等方面也频频催款。一边已渐渐没有经营权,另一边却越催越紧。

去年初,李盛莲将王全安及其母顾女士诉至法院,要求法院支持自己退出家具厂的合伙,并判令两被 告对工厂财务进行结算,支付自己40%的份额。李盛莲说,她背负的外债就有200余万元,目前厂子的全部财产价值据她估算约为2500余万元,按照份额, 她应该获得近千万元。除去债务,她还能从中获益约700万元。

被告方对此不予认同。王全安表示,所谓的合伙协议,是在父亲病重时签下的,很可能是李盛莲自知 将来生活无保障才软磨硬泡“骗取”的,难以支持两人共同出资建厂的说法。企业两次变迁,都是个人独资企业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顾女士则表示,李盛莲在厂里的 身份就是普通职工。对于李盛莲以个人名义为企业提供担保的部分债务,他们可以承担。

近一年时间里,法官几经取证调查,希望双方能提供更多支持己方观点的证据。而李盛莲也终于想 起,还有一份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证据——工厂在几年前曾接受过一家杂志社采访,采访报道中明确写着,王兴达告诉记者,最初建厂的资金,是他和李盛莲一起拿出 的血汗钱。庭审时,被告方表示这种说辞是为了应付采访的,其真实性难以认可。

起诉无果,无奈的她只能更换被告再诉

在漫长的一年中,王全安对于李盛莲自己所述的多年来她的付出和牺牲也表示了承认。“我很感激 她,但毕竟这也是我父亲的心血,现在他人不在了,我们还是希望可以把厂子拿回来。”王全安还说,为了确保自己的经营权,李盛莲将工厂的印章、客户文件等藏 匿起来,还多次致电王家亲戚挑拨,令他们也很为难和不满。

法官了解到,其实无论是对王全安,还是对李盛莲而言,让他们拿出一笔几百万的现款,都是件极其 困难的事情。虽然工厂价值较高,但短期内无法折现,两人也都只能守着这个厂子继续经营。即使四成与六成的出资比例真实,双方也均不具备支付另一方相应价值 的款项以拥有整个工厂份额的实力。

庭审过程中,被告方代理律师也提出,兴盛家具厂是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成立的个人独资企业,未 经妻子同意,即使存在合伙协议,也是无效的。此外,王全安是基于转让协议受让家具厂,处置家具厂需经过其家属同意。因此,即便李盛莲要起诉,不应只是王全 安一人。法官向原告方解释了其起诉被告主体不适合的问题,李盛莲提出撤诉,案子并未了结。

日前,李盛莲再次来到法院起诉,北仑法院现已正式受理新案。与此前不同的是,这次她的诉讼请求基本没有变化,而被告一栏,则包含了王兴达的儿子、妻子等全部遗产继承人。

  • 1 条记录 1/1 页